[首页]-> [科学小说作品]->万兽之王(陕西 魏雅华)

绵阳仙海科普创新基地主办 绵阳市科学小说研究会共办

1

万兽之王(陕西 魏雅华)

2016-6-25

万兽之王

魏雅华

起头

期终考试通知单一拿到手,我一看,嗬,总评96.5分!

您就别提我有多高兴了,一蹦三尺高!

呵,别忙,您大概还不知道为什么得意。

这事儿,让我从头儿说起。我有个舅舅,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研究所工作,是个生物学家。去年,他到我们这一带来考察,捕捉了好些野生动物,有羚羊、长颈鹿、斑马、赤面猴等。考察组临走的时候,我看中了他们的一只刚出生的小梅花鹿,死缠住跟他要,可他到底没给我。

但临走的时候,他留了一句话,说我明年期终考试总评要是在95分以上,他送给我一件礼物,比梅花鹿还好。

听听,比梅花鹿还好!

得,这下我看他怎么办,说话算数不算?

万兽之王

我立刻给舅舅写了封信,信上说:

亲爱的舅舅:

您好!

先向你报喜,我本学期总评96.6分,您还记得您去年答应我的事吗?

祝您

健康

您的外甥 小晓

7.25

信贴好邮票,丢进邮简,便寄走了。从此我便天天翻着日历算天数,路上走几天,几天能到舅舅手里,什么时候能见到舅舅回信……,盼哪,盼哪,真盼得脖子发酸。

到了寄出信的第五天,也就是7月30日,中午11点,我果然听到邮递员在门口喊:

“李晓,信!”

我冲出门去,一把抓在手里,心都快蹦出来了,一看地址,没错,真是舅舅寄来的!

我欢喜得手直发抖,打开信一看:

小晓:

您好!

向您祝贺!

下星期五(8月6日)我去你们家,顺便带去我的礼物。我没有忘记我所应允的诺言,礼物早准备好了,就等你期终考试的好消息。先告诉你,这件礼物非同寻常,我说过比梅花鹿好,要好一千倍呢!是件你做梦都想不到的礼物。

我送给你的是〖ZZ(〗万兽之王〖ZZ)〗!

等着我。

问您全家好。

祝

愉快!

您的舅舅

7月28日

天哪!我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,要送给我一只万兽之王!

什么是万兽之王?

老虎?狮子?棕熊?……

可能是个小崽儿,要是个大家伙,那好吓人!说不定吃了我呢。

这可真是个特大新闻,我忙给爸爸妈妈发了号外,可谁也猜不透,什么是万兽之王

这个舅舅!吊我的胃口!

山里边,为王的是大老虎,你看那画上的老虎,脑门儿上不都有个“王”字?对,该不

会是只比老猫大点儿的老虎吧?

要是真是有只小老虎(或者小狮子、小狗熊)……那,嘿嘿……那可太来劲儿了,那多好玩儿呀!

舅舅说,比梅花鹿好一千倍,那不是小老虎又是什么?对了,准是!

天哪,我就要有只小老虎 !……那该有多好玩儿呵,每天上学放学我都牵着小老虎,有多神气!

舅舅,您可真是个好舅舅呵!

谜

舅舅说他下个礼拜就来,妈妈说,那可快了。可我却觉得一天比一年还长,恨不得一下子把日历全撕光,一下撕到8月6日,恨不得把太阳快些赶下山,把钟表拨得快一些,一天变成一个钟头,一个钟头变成一分钟。

妈妈有点儿不相信,舅舅真的会给家里送只小老虎?小老虎一天要吃那么多肉,可拿什么喂它呢?

我说,不怕,给它吃兔子,我喂几兔子给它吃。

爸爸说,不会吧,小老虎,那么珍贵的动物,会送人?能给你?

可妈妈说舅舅从来不轻易开口,开了口就一定会做到,从来不骗人,从小就这样儿!

猜吧,反正猜来猜去,谁也猜不出。

不过,好在舅舅就要来了。

快点儿来吧,你要再不来,连我的头发都要急白了。

皮箱

好不容易,撕下了8月5日的日历。8月6日,终于盼来了。

天不亮我就守在村口等舅舅,等呀,等呀,眼望花了,腿站僵了,脖子伸酸了,就是不见他的影儿。他也打个电话,告诉我们他坐哪班车,要知道呀,我早就跑到车站去了。省得在这儿,望……那个挺文雅的词儿怎么说呀?叫望……望眼欲穿!

怎么也望不见,我垂头丧气地回家去吃饭。

刚端上碗,“吱呀”一声大门开了,隔壁的黑妞儿探头进来,喊了一声:“小晓,你家来客人了!”

我大喊一声:“妈,舅舅来了!”便朝门口冲去。刚到门口,就看到了舅舅!

他,左手搭一件风衣,右手提一只皮箱,来了。

我扑上去就抱住了舅舅!

爸爸妈妈一齐迎了出来,好一阵子热闹。

可……我的“万兽之王”呢?呵,大概还在车站,没取回来吧?

我问舅舅:“舅舅,你的东西都从车站带回来了吗?”

舅舅说:“带回来了呀。”

怪?!我赶忙问:“舅舅,你答应给我的礼物呀?你的‘万兽之王’呢?”

他说:“不就在你身边吗?”

我身边?我左看右看,在哪儿?

我说:“没有呀?”

舅舅一指皮箱:“那不是吗?”

“那……那不是你的皮箱吗?”我摸不着头脑地说。

舅舅说:“就在皮箱里吗?”

呵?“万兽之王”会在皮箱里?我敲敲箱子,又听听,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。我细看那箱子,像是黑色人造合成革的面,那皮面很漂亮,却像天鹅绒一样,没有光泽,茸茸的,手摸上去很舒适,像泡沫塑料一样。我心想,这面儿大概是挺透气的。箱子口上嵌着镀铬的亮闪闪的钢边儿,装饰得很华丽,是只高级航空皮箱。

可这里面……会有小老虎吗?

“你骗我!”我忿忿地叫起来。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儿。

舅舅却神秘地笑着,说:“不,我没骗你。”

“你骗我!你骗我!你骗我!”我一声比一声高。

“不许这样和舅舅说话!”爸爸斥责我。

“别着急,小晓。”舅舅狡黠地笑着,说:“真是‘万兽之王’,比大老虎还厉害的‘万兽之王’,一点儿都不假!待会儿你就知道了。不过,你总得讲点儿礼貌吧,总不能让舅舅饿

着肚子吧?吃饱了肚子再看礼物,行吗?”

我的脸“唰”地红了,赶快去给舅舅盛饭。可心里老在想,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那皮箱里是小老虎吗?可他怎么说是比大老虎还厉害的“万兽之王”?

说他是骗我吧,看他那神气却像是真的;说他是真的吧,这小小的皮箱里能装只“万兽之王”吗?

初试锋芒

好不容易等舅舅吃完了饭,我急得抓耳挠腮,舅舅却故意东拉西扯,就是不提他的“万兽之王”。

等了半天,我实在忍不住了,就喊起来:“舅舅,你答应我的‘万兽之王’呢?”随着喊声,那眼泪也滚了下来。

舅舅这才着了忙,笑吟吟地说:“别哭,没出息!小晓,我给你看。”说着,他朝皮箱里走去。

我以为他要开箱子,其实,他没开。他用手去拧箱子角儿上的一只螺帽儿,那螺帽儿头滚花镀铬闪闪亮呢,一拧便拧了下来,里面露出一个钢管口儿,停了 会儿,里面爬出一只蚂蚁! 后面像是还有一大群,正在探头探脑地想出来,他忙又拧上了盖子。

我喊了一声:“蚂蚁!”

那是一只棕色的、个头儿不大不小的蚂蚁。

舅舅说:“你认识这是什么?”

我说:“我这还不认识?蚂蚁!到处都有,哪儿都能找到!”

舅舅说:“不见得吧?你细看看。”

我细看了看,圆圆的头,细细的腰,长长的身子,周身发着一种棕红色的亮光,头上一对触角不停地在挥舞,行动出奇地灵活和敏捷。再看也就是只蚂蚁,有什么特别?

舅舅说:“这是一种热带蚂蚁,叫热带军蚁,因为它太厉害,有人又叫它劫蚁。我给它命了个名,叫‘万兽之王’!”

原来如此!盼了一年,盼来只蚂蚁!

我觉得我受了骗,我气呼呼地喊了起来:“骗人!谁没见过,蚂蚁也叫万兽之王,我一指头就能捻死它!哼,还万兽之王呢!骗人!舅舅骗人!”

舅舅还是笑眯眯地,他说:“那你说,什么野兽最厉害?”

我说:“大老虎!狮子,狗熊!”

舅舅说:“要是这儿有,就来跟我的兵蚁斗一斗。”

我说:“你明知家里没有,故意说!”

舅舅抬起头,我家院子里,一只凶猛的大狼狗在徘徊,这是我养的虎崽。

舅舅说:“这样吧,咱们先打个擂台,比试比试,看看是我的小蚂蚁厉害,还是你的大狼狗厉害!”

我说:“行!”

可是,哪有狗狗跟蚂蚁打架的?怎么个打法?不是对手么!

一只这么不起眼儿的、小小的蚂蚁,虎崽儿见了,一只舌头舔进肚里,不就了了?好吧,斗就斗,有你的好看!

“虎崽!虎崽!”我叫了再会怕,那狗立刻一跃便进了屋。我指指地上的蚂蚁,狗朝地上看了看,只见地上并没有期待的食物,像是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。我又指了指地面,虎崽便低下头去,用鼻头在地上乱嗅,可就在这当口,那蚂蚁却极敏捷地上了狗鼻子!

我惊叫了一声:“呀!”叫声未落,紧接着,只听风虎崽像被人刺了一刀一样,惨叫一声,一跃冲了出房门。我和舅舅都吓了一跳,那狗在院子里,一面连声惨叫,一面在院子里乱打滚儿,把它那鼻子直朝墙上蹭!

我吓呆了,冲出去跟着狗瞧,不知出了什么事。

只听到舅舅在后面大喊了一声:“抓住它!”

我还没有醒悟过来,那狗已经发疯似地狂吼一声,一跃飞过墙头,冲出院子去了。惨叫着,连滚带爬地在巷子里乱窜。一村子人都惊动了,跑出来看,不知出了什么事。

我跟在后面猛追,大喊着:“虎崽儿!虎崽儿!”

舅舅也气喘吁吁地跟在我的后面,喊着:“抓住它!抓住它!”

追了一个大圈儿,狗又逃了回来,我忙关上院门,把它逼到墙角,抓住了。

舅舅满头大汗,从衣兜里掏出一枝小小的毛笔,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嘴巴尖尖的塑料小瓶,朝笔头上喷洒了一点什么药水,然后,把毛笔头伸进了狗的鼻子。

那狗的鼻子早在地上蹭得鲜血直流,皮都没了,黑油油的鼻尖上满是血迹,喉咙里还狺狺地惨叫着。

不一会儿,茸茸的笔毛上爬着一只褐色的蚂蚁,出来了。

我心疼地朝狗鼻孔里看看,早肿起了一个大包。

舅舅把蚂蚁送回皮箱,笑着说:“怎么样?小晓!”

我气呼呼地说:“不怎么样!哼,投机取巧,钻进了狗鼻子!”

舅舅笑笑,扶正眼镜,说:“你这可说得不对,这在兵法上叫做‘以弱击强,避实就虚’,

‘以己之长,击彼之短’。说明小小的蚂蚁作战的聪明机智、灵活多变,你服气不服气?”

我嗤之以鼻:“哼!就不服气,就不服气!”我忽然想起了我的大公鸡。“一只小不点儿的蚂蚁,有什么厉害?!再厉害,跟我的大公鸡斗斗!”

我想:着!鸡吃百虫,看它斗得过!

舅舅说:“大公鸡当然厉害,天生就是吃虫子的,不过也可以斗斗。但是有个条件,大公鸡那么大,小蚂蚁这么小,大的要让着点小的,你派一个,我派五个,咱们斗斗怎么样?” “五个?十个也不怕!”我大喊一声,抱公鸡去了。

再战再败

您瞧我那大公鸡吧!足有五公斤重呢!翅膀一扑棱,小孩都能撞个跟头。全身金黄色的羽毛里夹着朱红、赤褐,亮闪闪,金灿灿,八面威风,简进像那戏台子上的大元帅,一走一摇,全村第一号大公鸡!

舅舅把箱子提到院子里,先对我说:“小晓,把大门关上,免得鸡跑出去,要再追鸡,我可跑不动了。”

我摩挲着我的大公鸡,说:“哼,你那几只蚂蚁,不够大公鸡一嘴叨!”

话虽这么说,我到底还是关上了大门。

舅舅打开出口,不多不少正好放出了五只蚂蚁,然后,他又关好出口。

蚂蚁一出来,大公鸡可比不得那傻呼呼的狼狗,它一眼看见蚂蚁就跑了过来,张嘴就叨。只见小蚂蚁也兵分两路迎上前去,说时迟,那时快,大公鸡一口就叨了一个!

我刚要欢呼,却只听见那大公鸡惊天动地地惨叫一声,那粗大的鸡爪子便上了自己的头,一个踉跄,拖着翅膀,满地打起滚儿来!

我给吓坏了!

舅舅忙喊:“捉住它,小晓!快呀,捉住它!”

我才清醒过来,大公鸡早“扑棱”一声上了房!

它在房上惨叫着,扑腾着,翻滚着,连房瓦都给扑棱下来好几片!

我急了,捞了根竹竿便打,它又一扑棱,惨叫着,飞到隔壁去了。我跑进隔壁院子,它又翻墙飞进了另一家的后院,我要追过去,还得绕过一条街呢。

真是鸡飞狗跳墙!

好不容易才在狗娃家的麦草垛下抓住了它,三只黄蚂蚁,把鸡冠子咬得像马蜂窝!

舅舅问我:“服不服?”

我忍着泪,咬咬牙,叫喊着:“不服,不服,就不服!”

舅舅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说:“真拿你没办法,小犟牛!”

我一抢拳头,说:“有本事让它来跟我斗,斗败了我,算它厉害!”

舅舅瞪大了眼睛(那眼镜儿一下滑到了鼻子尖上),惊讶地说:“小晓大战蚂蚁,没听说过!”(说着,赶快扶了一把眼镜)

我说:“没听说过,就听一回!来吧,小晓大战蚂蚁!”

“御驾亲征”

舅舅说:“这可真是御驾亲征了。”

我一挽袖子说:“来吧,放十个出来,我一巴掌拍死五个!出来,我不宣而战,下去就是一脚!待抬起脚时,蚂蚁炸了群,四散逃开,只踩住两只,一只恰好藏在砖缝里,居然安然无恙,只有一只被我踩死在地上。

可是,不妙!

有三只蚂蚁就在我脚在地上踩实的那一瞬间,上了我的鞋帮儿。我慌忙用手去打,有两只被打落在地上,另一只却从另一面钻进了我的裤筒!

更糟糕的是,另外三只蚂蚁上了我赖以支持全身的另一只脚,并且由于我忙于对付左路军,右路军便在没有遇到抵抗的情况下,长驱直入了。

形势严重!

我忙扯开右脚裤腿,寻搜入侵之敌,正待用手去拨,左腿上却立刻感到一下针刺般的疼痛! 我“哎哟!一声,狠狠地朝那痛处打了一掌。可这时我突然发现,右腿上的那只蚂蚁顺着我的右臂钻了进去!

我忙用左手去抓右臂袖筒里的蚂蚁,可是大腿上又被狠狠地咬了一口,我又赶快伸手去抓,可这时,右胳肢窝里又被咬了一口!

舅舅冲着我在叫喊什么,我一点儿也听不见,因为耳朵里塞着棉花。……一霎时,四面刮风,八方起火,我只觉得我的周身有千百根针刺在乱扎,像是捅了马蜂窝,成百成千的马蜂围着我螫!我明白,我已全线崩溃。我忙叫喊:“舅舅,救救我,快呀,救救我!”

舅舅七手八脚地先帮我把衣服扒光,然后拿出那只塑料小瓶,冲我身上喷了几下,那几只蚂蚁便从我的头上、臂膀、腿上爬了下来,撤退了。

我看看身上,小腿、大腿、前胸、后背、腹部、脖颈、头皮都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红斑,有几处已被咬破,渗出了鲜血,又痛又痒,气得我直咬牙!

不过,我再也不敢小看这小小的蚂蚁了。我现在才发现,那细长的身躯,那灵活的肢干,那不停挥动的一双触脚和那对宽大的腭,是那样适合格斗、越野、驰骋。它厉害就厉害在两个字上:小、巧!

身上到处都火辣辣地疼,舅舅给我搽了些药水,好了一些。我穿上衣服,说句实话,有点儿望蚁丧胆了。

舅舅扶扶眼镜,问我:“怎么样,小晓?”

我坐了下来,半天,一声都没吭。一想到蚂蚁全身乱咬的滋味,真叫人毛骨悚然!

我看着那皮箱,心想:真惹它不得!

天下无敌

舅舅笑着说:“告诉你,今天我的蚂蚁是在单兵作战,若是放上一群出来,你的大狼狗、大公鸡都会给吃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几根骨头,啃得一根肉丝儿也不剩。”

“真的?”我骇然了。

舅舅说:“别说是一条大狼狗,就是一只大老虎、非洲雄狮、亚洲象、北极熊,我的蚂蚁一冲上去,谁也逃不掉!你知道我这只箱子里装了多少蚂蚁?有一百万!百万雄师呵!”

“一百万”我不寒而栗,“这么多?”

舅舅说:“这箱子里面是一块冻胶状多孔泡沫塑料,那无数四通八达的孔洞里到处都栖息着蚂蚁。蚂蚁是一种社会性昆虫,有着森严的纪律和严密的社会结构,有蚁王、蚁后、工蚁、兵蚁,还贮存着卵和食物,各司其职,有条不紊。这箱子里面是一个蚂蚁王国。你没有见过它们的集团作战,那是非常可怕的。任何最凶猛的野兽,甚至包括巨蟒和鳄鱼在内,都难免葬身蚁口。你想,野兽的牙齿、利爪,对蚂蚁有什么用?千千万万的蚂蚁,一拥而上,咬头的咬头,咬脚的咬脚,成千上万张嘴齐下,谁对付得了?不到一会儿功夫,风卷残云,一只水桶般粗、长达数丈的巨蟒,也会只剩下一具残骸,蚂蚁甚至会钻进它的骨髓、骨缝,啃得连一点肉渣儿都剩不下,那骨骼甚至可以用一作动物标本,干净极了。你看,我说它是万兽之王,怎么样,不假吧?”

我点点头,打心眼儿里服了,真想不到,好厉害的蚂蚁!

舅舅说:“你别看它小,它正厉害在小。蚂蚁比人类的历史要长得多,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只有四五千年,再早些,追溯到猿人,也不过几万年、几十万年而已。而蚂蚁在地球上的历史却有四五亿年,是世界上罕见的古生物物种。它比恐龙出现得还早。在这漫长的四五亿年中,地球上经历了几个大冰川期,许多生物都灭绝了,但是蚂蚁却活了下来。而且非常繁荣昌盛。地球上多少人?五十几亿吧,可蚂蚁的数目仅在亚洲,大约就有八九兆亿亿以上。是地球上最多的生物之一。

我说:“要它有什么用?”

“有什么用?”舅舅神秘地笑笑,“好吧,我很快就让你看看,小蚂蚁的神通,它能经天纬地、翻江倒海呢!”

百团大战

第二天,舅舅去了一趟我们这个村的村部。我问他去干什么,他笑而不答。

过了两天,村长传下一道命令,要在明天——星期三早上八点以前,全村男女老少,连同饲养的各种家禽牲畜,一齐撤离村子,不许有一个遗漏。

到了这天上午八点,全村男女老少,赶着鸡鸭猪狗、牛羊骡马都已撤离一空。村长又带着民兵挨门挨户地作了检查,然后也撤离村子。在各个路口放了岗哨,禁止一切行人来往

这时,舅舅提出了他的皮箱。

舅舅说:“小晓,等着看吧,我的蚂蚁要在这个村子来个百团大战!”

舅舅拿出那只塑料小瓶,给我和他身上都喷酒了一些药水。舅舅说:“这样,蚂蚁就认识你了,不咬你。”可他一说咬我,我的身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那还在溃烂、结痂的旧伤,似乎又有点作痒作痛了。

舅舅打开了箱子四个角的八个出口。

蚂蚁立刻蜂拥而出!那蚁群像自来水管里的水一样哗哗地流出来,不一会儿,地面上就黑呼呼的一片了。这些蚂蚁向院子里涌去,上树、上墙、上房,潮水一般地涌向四面八方。大梁上、柱子上、墙上、天花板上全都是黑压压的一片!

可那箱子里还是没完没了地往外涌……

可这千百万蚂蚁并非乌合之众,它们像是训练有素、纪律严明的士兵,它们忙而不乱,迅速地在地面组成一种近似整齐的方阵,向各自的目标奔去。

不一会儿,我家的屋顶上就听到一阵“吱吱”的老鼠的惨叫声,我惊讶地抬头向上望去,随着一阵惊人的响声,从梁上面掉下一只肥大的老鼠,全身叮满了蚂蚁,这只老鼠只在地面上翻滚了几下,便躺在那里了。大群大群的蚂蚁蜂拥而上,张开头上那对强劲有力的大腭,大咬大嚼起来。

成千上万只蚂蚁,浩浩荡荡地奔往各个战场,那箱子里的蚂蚁就像总也放不完似的,像那山涧的涌泉,不停地奔涌着、流淌着,染黑了视野所及的、除了天空之外的所有空间。你朝地面上看吧,那一地的蚂蚁简直就像一条活动的厚厚的地毯,数不清的蚂蚁摩肩接踵、推推搡搡地奔涌而去,像是集团冲锋的士兵。

现在,激烈的鏖战已经开始,这群饿蚁像潮水一样地冲进畅通无阻的老鼠洞里,把一窝窝的老鼠连同鼠子咬死吃掉;开进猪圈、爬上粪堆,吃掉沿途遇到的蛆、孑孓、蛹、卵、蛾、湿湿虫、蝎子、蜈蚣、蟑螂;爬进粮囤,把粮虫连它们的卵一齐吃光;爬进枣筐,钻进枣眼, 把一条条钻心虫拖出来,咬死、吃掉;爬到树上,吃净那些松毛虫;钻进衣柜,寻找那些专

吃皮毛的囊虫;钻进柱子、椽、木器家具被白蚁蛀成的空洞,杀进白蚁的老窠,和白蚁展开

一场恶战,杀死兵白蚁,咬死白蚁王、白蚁后,把吃不完的白蚁卵一粒粒地搬回家去,作为

粮食贮备。

我惊讶地问舅舅:“白蚁和蚂蚁不是一家人吗,怎么自相残杀起来了?”

舅舅说:“不,不对。白蚁很像蚂蚁,但不是蚁类,它们不是近亲,而是远族。白蚁属于等翅类,它前后两对翅膀形状相似,大小相同,而蚂蚁属于膜翅类,两对翅膀大小不同,前一对大,后一对小。白蚁腰身粗状笨拙,不比蚂蚁在胸腹之间有纤细灵巧的腰肢。白蚁在生物进化的历程上大大落后于蚂蚁。它们并非血缘近亲,而是不共戴天的世仇,一旦冤家路窄,就会杀个你死我活。白蚁对人类的危害是人所共知的,可以把整个建筑物蛀空,尤其是华美宝贵的古建筑,简进是人类之大敌。而且至今人类无法制服它。好了,你看我们的蚂蚁。” 成群结队的蚂蚁在匆匆忙忙地进击着我家那根木柱上的小洞,从洞里搬出数不清的一粒粒的白蚁的卵,这标志着一场血战已告结束,这些战利品正在充实蚂蚁的粮仓。

舅舅说:“蚂蚁生性好战,不要说别的生物(这种热带兵蚁,历来是大兵到处,屠城三日,

男女老幼,格杀勿论,但凡生物,一个不留。用的是梳篦战术,有点像日寇大扫荡时的‘三

光’政策。不过它只消灭动物,不危害植物及粮食。),它若是遇到别群的蚂蚁,游兵散勇

,难逃一死;两群遭遇,就是一场恶战。”

我听得出了神,忙问:“它们都长得一模一样,又没有身份证,又没有照片,怎么认得出是别群的蚂蚁?”

舅舅扶扶那又出溜到鼻尖儿上的眼镜,说:“靠气味,蚂蚁有相当灵敏的嗅觉。你看,我对蚂蚁发号施令靠的就是这瓶药水。这种药水就是蚂蚁的‘窝味儿’,你、我身上一有这股‘窝味儿’它们就知道是自己人,就不咬你了。”

说着舅舅拿出那只塑料小瓶,打开瓶盖,在空气中又喷洒了一些那清酸、洌香的气味。

不大功夫,蚂蚁们就纷纷班师回朝了。队列齐整,秩序井然,而且我还发现,每个出口都戒

严着一批警卫,虎视眈眈地监视着进出的队列,像是在检查有没有奸细混入。

笑语满村

天黑时分,人们纷纷回来了,家家升起了炊烟,做晚饭了。

刚吃罢饭,村长生贵叔便到家里来了,后边还跟着村里会计、书记,还有一大群乡亲们,还没进院门就嚷嚷开了:“小晓,你们的蚂蚁可真灵呵!给咱们村办了一件大好事!”

看样子,真有点儿乐得合不上嘴,生贵叔一手提了一只大肥鸭,后边的人背了两大筐大鹅蛋,还有几大串香蕉、桔子和刚刚摘下的梅李。

舅舅说什么也不收。

生贵叔说:“黎老师,队上年年都花几百块、上千块钱买各种农药、老鼠药、敌敌畏、敌百虫、六六六,可哪一年也没能把这些害虫消灭了。这一下可好,斩草除根,全解决了。你算算这个小九九:我们全村一百多户人家,一家少说也有三个老鼠洞,一个洞里一窝,就算五个,就有两千只老鼠,这一下消灭得干干净净,一只不剩,这就除了一大害。你算算,一只老鼠一天要吃多少粮?连吃带糟蹋,一年要浪费多少粮食?你说,我们该怎么谢你?”

舅舅忙说:“不谢,不谢。我们研究生物的,自然应当这农业服务,这是应该的!”

可我在一边直吐舌头,乖乖!单单老鼠,我们一个村一年就要糟蹋多少粮食?想想真吓人! 二婶说:“还不说粮囤里的粮食虫!”

二婶一开口,老崔爸爸立刻接上了话茬儿:“一过夏,粮食就出虫,那糟蹋的粮食就更没数啦!庄稼人谁不愁这个!”

老陈奶奶张开那没了牙的嘴先嘿嘿笑了一阵,才说:“嗨!苍蝇齐槎儿没啦,连蛆、蛹都吃得干干净净!”

三伯说:“今天一回来,我到处找,院子里、房子里、厕所里、猪圈里、羊圈里,什么虫子都没啦,连个湿湿虫都找不到啦!”

人们你一言,我一语,赞不绝口,笑声不绝,却只有一个人噘着嘴,那是毛头。

我问他:“你怎么不高兴,毛头?”

毛头气呼呼地说:“我的蛐蛐儿没有啦,金翅大将,火钳子,全眉全箭!”

人们哄地笑了。

我说:“谁让你不带走!”

他说:“我盖上盖儿了。”

我爸说:“那怎么会让吃掉?”

他哼哼唧唧地说:“我怕把蛐蛐儿闷死,留了个缝儿。”

人们都笑了。

村长故意喊了一声:“赵柱!”

赵柱忙在人堆里应了一声:“在!”

村长说:“你那个民兵队长是怎么当的?怎么会忘了通知金翅大将撤离?”

赵柱嘿嘿一笑,说:“还忘了通知毛头家茅坑里的那只屎壳螂!”

人们笑得前仰后合。

老孙爷爷说:“黎老师,我想跟您商量商量,我在前村看果园,有二百多棵苹果树,都是黄元帅,长得又大又好,前几年,年年都能收几万斤果子,可就是闹虫,那么好的果子,都让虫子糟踏了,去年今年都打了药,可这药虽说杀了虫,可它钻

进果子里去,不害人?药量掌握不好,有时连树也毒死,我寻思着这药不能用了。”他摸摸那稀稀落落的花白胡子说:“我想请您把这蚂蚁带以我们那果园里去放放,那可真是一了百了,再好不过啦。行不行,黎老师?”

舅舅说:“行!过两天我们就去。”

老孙爷爷高兴地说:“咱们可一言为定,我等您了。”

村长一拍巴掌说:“我怎么没想到?还有咱那棉花地里闹红铃虫,玉米地里闹玉米螟,甘蔗地里闹蔗螟,不都能请咱们的黑头元帅来治治么?”

我一蹦老高:“着呀,派黑头元帅去!”

大伙儿都笑了。

春生哥在笑声里扯着嗓子喊:“还有我那菜园子呢,莲花白年年让虫子吃得窟窿眼睛的,豇豆、梅豆都闹虫灾,也请黑头元帅去吧!”

我家里过年也没这么热闹过。我瞅着那箱子,心里想:哎呀,还真没看得出,是个宝呢!

月下夜话

晚上,舅舅带我走出村子,走过田埂,坐在甘蔗田边的一块大石头上。

月亮刚从天边升起,火一样的太阳落山了,从山林那边吹来一阵阵凉风,吹得人好爽快! 天边上,长长地拖着几道云絮,云絮当中,不时地闪过一道一道的闪电,大约在那个方向,正在落着雷阵雨。

那风里夹着一阵阵野菊花的香味,还有那青草的苦涩味儿。哎,真好!

舅舅说:“你听!”

野草里,蛐蛐儿在起劲儿地歌唱;不远的水塘里,传来阵阵的蛙鸣。知了不叫了,大约是歇息去了。

舅舅说:“你知不知道,人类社会之外,还有一个昆虫世界。就我们现在歇息的这块田野,少说也不几百万只昆虫在活动,比人多得多呢!别看这静悄悄的。”

我惊讶地说:“有这么多?”

舅舅说:“昆虫纲是动物界中最大的一纲。目前,全世界已知的动物有一百五十万种,而昆早就超过一百万种,占了三分之二。昆虫不仅种类浩繁,而且数目惊人。它的繁殖能力几乎无与伦比。比如,一对苍蝇,在4到8月的五个月中,就可以繁殖19000亿亿只,可见数目之众多。而且,它在地球上一切地方生存。世界上没有人的地方很多,可没有一个地方没有昆虫。”

我问:“我们这儿都有些什么虫子?”

舅舅说:“那边甘蔗田里至少有几十万条蔗螟在不停地蚕食甘蔗。每亩甘蔗田里,成虫总数在万条以下,人们会毫无觉察;万条以上,人们才开始感到田里有虫;达到几十万条时,人们才感到情况严重,需要防治了。玉米田、水稻田里,也是一样。别的害虫就更多了。” 我问:“都有些什么?你给我讲讲。”

舅舅说:“有蚜虫,二十八星瓢虫,麦蚜虫,玉米螟、蓑蛾、红铃虫、象鼻虫、蝽象、介壳虫、卷叶蛾、蚱蜢、蝗虫、蝼蛄、白蚁、蟑螂、衣蛾、蜚蠊、金龟子、金针虫、水稻螟、螽……”

我震惊了:“哎哟,这么多呀!”

舅舅说:“你看,这样庞大的一支敌军,在同人类争夺生存空间,怎么能不研究它呢?怎样以虫治虫,真够我们研究一辈子呵!”

我说:“舅舅,你后天把蚂蚁要放到果园去吗?”

舅舅点点头,说:“是的,过几天,稻田、棉田、甘蔗田,都去。不过,一次消灭之后,别处的虫子还会迅速地来填被这个空间,并且重新繁衍起来。所以,我已经准备把这批蚂蚁分窝,让它们在稻田、棉田、菜地安家,它们会成为一支出色的特殊卫队,保卫庄稼,保卫人类的生存环境!”

我激动地扑在舅舅的怀里,说“舅舅,您真送了我一件好礼物!”

舅舅笑笑,问我:“有梅花鹿好吗?有小老虎好吗?”

我说:“哼,好一千倍、一万倍呢!”

河水哗哗地向远处流去。它左边一拐,右边一拐,东边一弯,西边一弯,这里亲一下,那里吻一下,像只撒欢撒娇的小狗,快活着呢!

(365体育套利_365体育在线-365.tv_365足球体育ios怎么用受权上传作者最新正式稿仅供在线介绍和研讨,它用需与本网和作者联系。)

出处:科黉小说网

?www.ChinaSNW.com|? 绵阳市仙海科普创新基地版权所有 2002-2011

蜀ICP备05003224号